彼时,公司称该调整出于业务发展需要,外界也很快接受了这一解释,但故事并未到此结束。次日,李亚同样发出了一封内部邮件,表示“震惊”,称此前的CEO任免邮件不具有法律意义上的任免效力,他透露,双方的争端在于,“最近一轮大股东旧股转让+新股增发的大额融资,出现了极端复杂甚至重大分歧的情况”。

笔者团队,目前主要在做几件事。一是自建自营创新性零售负债产品;二是自建自营数据类信贷产品,对客零售和小微;三是从系统建设层面,搭建内部的开放平台;四是不断修炼团队的运营、风控和技术能力,修炼内功;五是不断的告诉行里,这个业务,在账面上真不挣钱,但做好这个事情的长期意义巨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