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判断19年3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,授权的19年地方债全年新增限额将较18年的2.38万亿显著提升。

为何对粤港澳大湾区会如此定位?郭万达认为,这主要基于三个因素:国家发展的需要、外部环境的变化以及自身拥有创新的基础。